这沙滚滚水皱皱笑着浪荡

千百惠在唱歌

 天已经黑了,SUV里面全是酒味,我头靠在窗户上面。

“小张这个老婆,真是这么多年模样没变过。性子也好,小张又喜欢搞女人,在外面黑天白日不沾家,哎呀,小张老婆吭都不吭一声。等回到家,洗洗手洗洗脚,又是干净孩子了。”


我第一次见她,是初中毕业。

她坐在大圆桌的对面,说现在在当地的中学里面教地理,我爸就拉起了正僵硬舀起鱼翅汤的我说,好巧!我女儿中考地理满分!其实我想告诉她,好几个省的形状我都没记下来,所幸都没有考到,但我爸的样子看上去并不想我说起这一段腻缝一样的插曲。

此时,酒桌上,她的男人已经喝醉了,比她还高壮的儿子把不吃的青菜磕出镶了金边的盘子。

她突然温柔...

假使我是神话 为你创更愉快 (一个夹杂许多私货的长评)

你真好啊。
你们真好啊。
太太太太太太谢谢啦!

仆巾:

给我仙仙的! @浪味仙侠 



我第一次遇见仙仙,不算太早。


旺角情事。


它注定是个一眼就忘不了的珍宝。感谢某位我关注的姑娘在看到它的时候点亮了那只手,上帝创物似的。或许是因为我对香港本来就有情结,不过再怎么说,终究要归功于仙仙的笔。


“梳打阜阳光辉煌,水里像有千百仙子,翅膀波粼粼。可惜福龙下街何来冷气,热天食粥火辣多余,舌头祭出一层皮来瞻仰鲜滋味。”


这段话现在在我的手帐第一页。看到它的第一瞬我就觉得,我要把它抄下来。难以想象除去它,这篇文章应作何开头?...

这些天估计已经把一百多个甜梗
烂在肚子里面了吧

从今后

就莫再彷徨

模范情书

*校园文again(?

李熏然认识凌远是在高中。

他高一,凌远高三。

那天冷得要死,他和同班男生在课间操时间溜到球场打篮球。球框上还停着两两三三的乌鸦,他“嘭”地一投,乌鸦噗啦噗啦全飞起来。很快就听见值日老师的:“喂!说你们呐——!”有人喊:“跑!”一群男生像乌鸦一样散开。李熏然的短跑成绩从小学开始就没拿过第二。只可惜今天的值日老师是省里的特级体育老师。

教田径的。

很快,李熏然就被老师逮着站在升旗台上,操场上已经开始放课间操音乐了,学生乌央乌央地往操场门口挤,大音响吵得他脑仁儿疼,他索性捂着耳朵蹲下。没想到一会儿还有一个男生也上了国旗台。

凌远那天穿了西装校服,里头白衬衣加灰毛背...

小冤家2.3

*双向暗恋

明诚的眼睛像是锈色的,灯光都留在他的脚边,身上。

“哥哥。”

明楼不看他。

他又喊了一声。

“哥哥。”

他费了好大的力气,发音在喉咙里面卡出来,像是一盘艰难潮湿的磁带。

明楼伸开手臂,把他轻轻地抱在怀里面,一边手轻轻按着他的头。

他被拥抱渐渐安抚下来,忐忑又惊喜。

他不知道,他自认为所有的试探和接近,像在半途无数次努力地向终点发出冲刺,幼稚间接的尝试,在明楼的眼里,都像在迷宫出口的逗留。

“阿诚——”

他看着明楼眼睛的时候,几乎不相信明楼会不爱他。

明楼说:“阿诚,去睡觉吧。...

还是要复健
我可是和顾老师做了py交易
这个月要写枫话的人

树是古早的难嚼的机翼,水彩是漫天点星的小学生。

山腰是容易劳损的醉酿一湾。碗是祭天小兽,而雨中曲是小碗。

山居秋暝的b-box,帝企鹅晒太阳的热带千里平川。

不会作比,关于你。

我不能把梦比作梦,爱比作爱,春天比作春天。

@黑色御座 

小冤家2.2

*双向暗恋吧

明楼就着姿势去摸他的额头,摸到一手凉凉的汗,他把刚刚那些话都像手一样,云淡风轻地收回来。

“怎么这么凉?”

“出汗了就凉下来了。”

明楼轻轻地兜了一下他的后脑勺:“去换睡衣。”

他去换睡衣。

明楼进厨房。

明诚出去上学一年,放假回家一次。他总觉得明诚还小,一点点,刚到他胸口,或许稍微大一点,到他的眉间。

反正是叫他哥哥的年纪,是晚上饿了过来敲门的年纪。

明诚换完衣服出来,见着明楼站在厨房里面。

锅里烧水。

“我不饿。”

明楼转过身:“就当陪哥哥吃点儿。”

一时间无话。

锅里咕嘟嘟。

明楼看着水开了,把锅盖掀起来,把面饼丢进去,道:“你哥也就会做这个了,凑合着吧。”

明诚靠在门上,突然笑:“多少年了,凑合凑合也就...

小冤家2.1

明楼在开车。有点小雨。

接电话的人是他的谁?

他无意识地攥紧方向盘。

明诚高三结束和班里同学去毕业旅游,千选万选,选到了九寨沟。自己收拾的行李,订了票,没让明楼操一点心。

傍晚发微信说到了酒店,明楼把讯息反反复复看了十几遍,算好了半小时,给他打过去。

无人接听。

再打,无人接听。

明诚从导游住处取了租赁好的防寒的衣服,上来看二十几通未接电话,全是明楼打的。

“你刚刚在干什么?”明楼的声音又狠又绝,“手机为什么不接?”

“我......我下去拿衣服了......”

听筒短暂的沉默。

明楼记得自己说,以后把手机带在身上。但他当时想的不是安全,不是明诚走在不安全的街上,不是明诚喝了酒抽了烟,不是明诚被人贩子杀了剐了。

是明...

© 浪味仙侠 | Powered by LOFTER